萱萱草

[曦澄/双杰]假如忘羡蓝曦臣金凌看到了江澄的一生(二)

假如只有妃妃一条狗∪・ω・∪

[“妃妃,别乱动要好好洗澡,做个乖宝宝,父亲和阿娘才不会嫌弃你。”

三四岁的奶澄拿着小刷子仔细的给妃妃洗澡。

“呜呜唔...呜...”一只黄色的小奶狗在盆中奋力挣扎。

近了近了,终于碰到你了我人生的希望与灯塔——盆边缘!就这样,向着希望与自由,向着美好的未来,起跳吧!

“汪呜..”

“妃妃,回来马上就洗干净了。”

是什么?抓住了我命运的后颈?不要ヽ(≧Д≦)ノ

“噗通”

火海,我又回来了⊙▽⊙

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,一天三洗,毛都快秃了。

“好了,妃妃我给你擦擦毛。”奶澄拿着毛巾对妃妃一顿乱揉。

“汪...”

生无可恋的狗生。QAQ   ]

“这个....”金凌嘴角一阵抽搐。

“大外甥,该不会江澄在你小时候就这样照顾你的吧?!”在看到江澄没事后就恢复正常的魏无羡笑道。

“江宗主在金凌小时候不会照顾他,经常把金凌弄哭,然后手忙脚乱的去哄。我记得金凌的玩具就堆满了一个屋子,有时候还用灵力驱使紫电来逗金凌玩...”

“我舅舅在我小时候经常哄我吗?”

“是的,江宗主很疼你。”

“我知道,他是世上最好的舅舅,也是我最亲的人。不过泽芜君为什么你知道的这么清楚啊?”

“我...”是啊,我怎么这么清楚我不是和江宗主不熟吗?

“晚吟,听说云梦的荷花节很是热闹,我们一起去看看吧。”“你小心点,受伤了我可不管你。”“蓝曦臣,你醒醒,你醒醒啊!”

我...忘记了什么吗?为什么心口这么闷。

金凌没有听到蓝曦臣的答话也没在意,又说到“记得我小时候懂点事的时候,舅舅给我一个修补过的玉坠这个玉坠上面有过法印,还挺多的,不过都碎了。但玉坠修复好了,都碎成渣了还能修补好,也不知道舅舅怎么弄的。”

“玉坠?”魏无羡有些颤抖的问。

“应该是你送的,当时舅舅表情特别奇怪,他和我说「这是你舅舅送你的玉坠,一定要收好千万不能弄丢了」当时我还以为舅舅喝多了呢。”

魏无羡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金凌心中冷笑:现在觉得难过了,那当初观音庙你那一句不必再提,舅舅可消沉了一个月。

“对了,我还问过舅舅我的字是谁起的舅舅说是一位故人起的,我有点讨厌那个故人,想改字,但舅舅只说了一句「他起的,不能改。」”

“那个故人,我舅舅等了十三年,带着他的武器十三年,守着一个云梦双杰的谎言十三年。只换来了两句话「对不起,食言了」「那些过去的事就不要在提了」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金凌好像写歪了(。•́︿•̀。)

咦咦咦,我昨天发的,居然没有看到第一句的隐藏意思吗( •̥́ ˍ •̀ू ),就是江澄认为自己只有乖乖的,才不会被讨厌(T ^ T)

[曦澄/双杰]假如忘羡蓝曦臣金凌看到了江澄的一生(一)

时间在观音庙三个月后

“你听说没,云梦南方闹邪祟了。”

“出邪祟还不正常?”

“那是你不知道这邪祟的厉害,据说这个东西能让你看到自己的过去,并且能织梦,让人在梦境中死去。”

“这么邪门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咳咳,实不相瞒,我二舅家的小姑的女婿的堂兄的兄弟就在云梦当值。并且啊,这金小公子少年心性想闯出些名堂来,就一个人前往那南方去了。江宗主发了好大的脾气,现在已经去南边捉人去了。”

“啧啧,这江宗主还真疼他外甥,据说当初在大梵山时还撒了四百多张捕仙网来帮金小公子夜猎...这三毒圣手也不容易,一个人江家,金家两头跑,就为了照顾这个被他师兄害死父母的孤儿,好在金小公子快要继位了。”

“我可听说夷陵老祖回来了,这三毒圣手没什么表示?”

“能有什么表示,夷陵老祖早八百年就和江家断绝关系了,并且就算他想管,含光君也不会让他管的。”

“也对,也对。”

......

二楼的雅间里,坐着一黑一白的两个人,正是楼下谈论的魏无羡和蓝忘机。当听到“害死父母”“断绝关系”这几个字眼时,魏无羡拿着酒杯的手不由得使了几分力。

“唔...呜呜唔唔....”

楼下说话的人突然安静了下来,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眼底的关心心中一暖,笑道“雅正端庄的蓝二公子可知楼下怎么突然没了声音?”

“不知。”

“那就请含光君猜一下嘛~”

“可能吃饭太急,噎到了。”

魏婴看着对方一本正经的脸,沉默了下,然后...

“哈哈哈...哈哈...噎到了...哈哈...蓝湛,你的雅正呢?”

蓝忘机不语,只是神色又温柔了几分。

笑够后,魏无羡坐直身子“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,要不我们也去凑凑热闹?”

“好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云深不知处——————

“曦臣,这次清谈会在蓝家举行,你去云梦把帖子给江宗主送过去,听说云梦南处有邪祟,你路过时顺便将其度化。”

“曦臣知道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南荒山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长胆子了啊,一个人就敢来这里,再过几个月你就要接管金家了你能不能像个宗主样子?!再有下次,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!”

“我没一个人,不是还有仙子吗...”

“汪,呜...”

江澄扫了一眼仙子“行了,找到邪祟没?”

“没...”

“闭嘴。”江澄轻呵道。

树林沙沙作响,夹杂着一些脚步声。

“蓝湛你说这山上能有什么东西,我竟没感觉到怨气...”

“不知,万事小心。”

江澄向金凌使了使眼神金凌便自觉的把仙子牵到一边,让仙子自己先下山了。

“江澄总算找到你了,你...”

“魏公子,含光君。”

“江澄...”

“江宗主,忘机,魏公子,好巧竟在这里遇见。”

听到这个声音后,江澄的眸光亮了一些,可又飞快的暗淡下来,如果不是魏无羡一直看着江澄,恐怕也注意不到江澄这一瞬间的神情。

“蓝宗主。”江澄回身行了一个平礼。

“江宗主,蓝家清谈会即将召开,在下前来送请帖,路过此处便来查看。”

突然,金凌方向传来一声惊呼。

“金凌!”江澄猛地回头,,发现金凌旁边不知何时站了一名红衣女子和绿衣女子。那名红衣女子正拿着剑抵在金凌脖子上。

“你想做什么!”

“江宗主,不要着急。只是用你外甥做个实验而已。”

“你找死!”

“不要这么凶残,你也可以用自己来代替他啊。”

“好,你先放了他。”

“舅舅!”“江宗主,”

“江澄,你先冷静下!别冲动!”

“我怎么冷静!要是金凌有什么事,我怎么和阿姐交代!”

“江澄!你干了什么!”魏无羡一把扶住晕倒的江澄,对那名红衣女子怒吼到。

“行了,他没什么事,我们不是坏人,我们是由信仰之力产生的。看你们可怜来帮你了解了解江澄。”

“我怎么不了解江澄我和他从小一块长大...”

“那你知道江澄当初为什么会被温家所捉,化去金丹?”

“我...”魏无羡一时语塞,是啊,为什么呢?江澄做事有分寸,不可能为了江叔叔,虞夫人的尸体跑回去的。可...如果不是又是因为什么呢?

“哼,想不通就不想了,反正你一会也会知道。绿衣你带江澄离开,我在这守着他们。”

“好。”

话音未落,江澄和那名绿衣女子就消失不见了。

魏无羡手中一空,他愣愣的看着双手。又一次想保护的人消失了...半晌,神色阴郁的抬起头,细看,眼中还有红光闪过。

“你们到底想干什么...”说完冲天的煞气弥漫开来。

“魏婴,静心!”

“束缚。”只见一根红绳将魏无羡他们束缚在一颗树上。(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这么弱,树怎么这么宽,因为剧情需要,认真你就输了(つд⊂))

“不闲聊了,开始吧。水镜。”

语毕在魏无羡他们面前出现了一道水镜,里面的人影正是江澄和绿衣。

“你说的代替你外甥做这个实验不要反悔哟~他还在我姐姐那里。”

“你想干什么。”已经清醒的江澄淡淡的问道,手却不动声色的摩擦这紫电。

“我叫绿衣,刚才那个是我的姐姐红衣,我们需要一滴眼泪。”

看着江澄一脸看智障的样子,绿衣轻笑“可不是什么眼泪的可以的。你这滴眼泪现在流下可不算数,需要过会才行。江宗主,你想不想重新看看自己的人生?”

“我不想看就可以不看的吗?废什么话”

“那...开始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绿衣“为什么不直接绑江澄?”

红衣“呵呵...直接绑他会配合?”

绿衣“也对...那个眼泪你要它干什么?”

红衣“做事能不收点利好处吗,白干活可不行。亲人之死,挚友反目,爱人遗忘。这样的眼泪可珍贵了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剧透了,蓝大与江澄在一起过,然后因为......又因为......蓝大......江澄......总之过一段时间才到曦澄先双杰吧。

我真的不想起名字(●—●)

额(︶︿︶)=凸
合集怎么弄啊
我找了半天没看到工具栏

[曦澄/双杰]假如忘羡蓝曦臣金凌看到了江澄的一生

一个脑洞

[  ]是江澄的记忆

主双杰,副cp曦澄,忘羡

双杰之间高于爱情但不是爱情

蓝大未闭关,私设较多

第一次写文希望大家喜欢

✧*。٩(^㉨^*)و✧*。

[求文]

我最近迷上了曦澄文中有点羡澄的文(〃ノωノ),求各位姐妹给点推荐( •̥́ ˍ •̀ू )。发文章题目的话最好带有作者,有链接的帮忙留下链接∠(`ω´*)。谢谢啦😜

(。・㉨・。)ノ♡ 爱你么么哒